他从不说家里的事,过年都会就在店里上班,抽烟也是十块二十块的,我们打工的就是这个规格。打通热线,大喊我不想活了,还买了200多片安眠药掺在酒里,准备自杀。

网络上有关他的痕迹,几乎均与表彰有关。